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江稚沈律言)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江稚沈律言最新热门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是作者““三天不打”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稚沈律言两位角色之间浪漫曲折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沈律言去阳台回了个电话江稚望着男人高大清瘦的背影,心情比她想象中要宁静隔得太远,江稚听不见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但是能看清楚他说话时的神色,冷峻的眉眼逐渐舒展,唇角微勾,笑意淡淡,难得透出几分柔和江稚默默撇开目光,她用力攥着身下的床单,心脏就像被揉碎了卷在一起又过了几分钟,沈律言打完了电话,江稚明明很能忍耐,今晚却憋不住话她仰着小脸看向沈律言,抿紧柔唇:“江岁宁回国了吗?”江稚早就从…

点击阅读全文

火爆新书《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剧情发展顺畅,作者是“三天不打”,角色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精彩片段:​这些年,沈律言已经极少有过情绪如此波动的时刻。他忍了半晌,实在没忍住,用力掐着她的手腕,青筋一根根的暴起,绷紧了脸上的冷色,“我他妈的让你吃东西是害你是吧?”他好像动了真格,眼底烧起满腔怒火,江稚感觉自己的手腕要被他掐断了。她面无表情推开他的手,“好,是我的错。”沈律言盯着她的眼睛,无名之火越烧越烈。从她口中说……

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这些年,沈律言已经极少有过情绪如此波动的时刻。

他忍了半晌,实在没忍住,用力掐着她的手腕,青筋一根根的暴起,绷紧了脸上的冷色,“我他妈的让你吃东西是害你是吧?”

他好像动了真格,眼底烧起满腔怒火,江稚感觉自己的手腕要被他掐断了。

她面无表情推开他的手,“好,是我的错。”

沈律言盯着她的眼睛,无名之火越烧越烈。

从她口中说出的这几个字,就像锤子狠狠凿着他的心脏。

他本不是个会受气的人,半点不痛快都要十倍还回去。

这回,沈律言竟是难得忍耐了下来,他想算了。

这种时候和她较什么劲呢?

沈律言渐渐冷静了下来,把那些不该出现的情绪硬生生压了回去,他恢复了平静,语气淡淡:“抱歉。”

江稚听见他的道歉,内心掀不起波澜。

她几乎很少听见沈律言对别人说起这两个字。

他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眼高于顶的天之骄子。

难得低头。

江稚的脸色依然苍白,不过吐出来之后胃里舒服了许多。

她扶着洗手池,撑住了摇摇晃晃的身躯。

沈律言原本想伸手扶她一把,看见她往后躲避的动作,沉默的收回了手。

他说:“以后不会逼你吃东西了,你想吃就吃,随便你。”

江稚嗯了嗯,她绷紧了精神,抿唇问道:“你可以出去吗?”

沈律言沉思半晌,“我在外面等你。”

江稚说:“好的。”

她等沈律言走出洗手间,才敢稍微松懈一些。

江稚抬头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她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呢?

患得患失,犹犹豫豫,思前想后。

她不该这样。

沈律言是对的,交易是交易,爱情是爱情。

她要和他一样,分的清清楚楚,划清界限。

眼泪毫无征兆从眼尾缓缓滑落。

片刻间打湿了她的脸颊。

江稚看着镜子里悄声无息落泪的女人,心里难得的平静了下来。

她默不作声擦掉了眼泪,用湿毛巾敷了敷眼睛。

等到她的眼睛看起来不红也不肿,缓缓走出了浴室。

她想,从今天开始她可以是刀枪不入的江稚。

沈律言坐在书桌前,长腿交叠,漫不经心捏着手机,偶尔回上一两条消息。

江稚走出来见他还在卧室,有几分诧异。

沈律言收起手机,抬眸扫了她几眼,拆穿了她:“哭完了?”

江稚逞强:“我没哭。”

沈律言不打算和她争执,他施施然站起来,“我去客房睡,你好好休息。不要踢被子了。”

江稚一愣,神色不大自然,“我不踢被子。”

沈律言嗤的笑了声,走上前去动作自然捏了捏她的脸,又帮她整理了下睡裙,“不是我每天晚上帮你盖被子,你早就病了八百回了。”

江稚的睡相很好,就只有喜欢踢被子这一个坏习惯。

她睡着了不会记得。

沈律言揉了揉她的头发:“好好休息。”

江稚看着她离开,自己又躺回了床上。

身体疲倦,但没什么困意。

她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好像恍如昨日。

江稚这天晚上睡觉没有关灯,始终留着床头柜那盏昏黄的台灯。

她怕做噩梦。

*

连着几天,沈律言都没去公司。

江稚逐渐恢复了气色,看起来总算没有刚从医院回来那天那么的瘦弱。

她几乎没有和沈律言单独相处过这么长的时间,非常的不习惯。

沈律言喜欢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手边放着几本没看完的书,看得累了就会给后院的玫瑰浇水。

江稚憋不住,“沈先生,您打算什么时候去公司上班?”

沈律言懒洋洋的说:“等你养好了身体。”

他给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得好好照顾你。”

江稚不需要沈律言的照顾,也没有觉得他留在家里是为了照顾她。

沈律言果然也说到做到。从那天晚上之后再也没有强迫过她吃什么东西。

家里的佣人也许还对那晚沈律言的大发雷霆心有余悸,听见江稚说吃饱了,下意识会多劝两句。

江稚说不过他,反正哪怕他不去公司,也没人敢背着他做些小手段。

当年沈律言刚上任总裁,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做到了清理门户。

至今提起来还叫人胆战心惊。

没人会自寻死路,去招惹这位说一不二的主。

江稚看着窗外的太阳,遥遥的目光又望向那片漂亮的玫瑰草地,她问:“沈先生,你种的玫瑰是要送给江岁宁的吗?”

沈律言目光一顿,眼中不见方才的笑意。

江稚好像没察觉到他的不高兴,紧接着说:“我看你悉心照料这么久,好几年了,打算什么时候让人给江岁宁送过去呢?”

江岁宁。

大概是很幸福的吧。

有人是这样毫不保留的、诚挚真心的爱着她。

落地窗开了半扇,冬天的冷风吹进屋子里,依然寒冷。

沈律言默不作声往她的身上搭了条毛毯,“我和她的事情,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江稚感觉不到暖,哪怕身上盖着毛绒厚实的毯子。

窗外这阵冷风像是吹进了她的心里,遍体生寒,久久不散。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和我是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好奇。”

她仰起脸:“好奇沈先生还是这么爱她,怎么就不开口告诉她呢?”

沈律言弯腰,一度逼近了她,他掐着她的下巴,“不妨你去帮我和她说。”

江稚别开眼,“我帮沈先生代劳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这种事您还是自己去开口吧。”

沈律言笑了下:“既然已经够多,也不差这一件了。”

他看得出来江稚不喜欢江岁宁,这么久以来,无论他身边来来去去的女人是谁,她的江秘书都不曾表现过半分不满。

唯独对江岁宁,有几分无法遮掩的厌恶。

沈律言盯着她的脸,亲了亲她的唇角,忽然间开了个玩笑:“江秘书,你们俩都姓江,上辈子该不会是姐妹吧?”

小说《怀崽后,疯批男人每天都在阻我生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 5月 26日 13:32
下一篇 2023年 5月 26日 13:32